<form id="dpfjf"><pre id="dpfjf"></pre></form>

    念鮮命理

    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 > 命理資料 > 正文

    命理資料

    《滴天髓闡微》之體用、精神

    念鮮2021-01-11命理資料1792
    體用道有體用,不可以一端論也,要在扶之抑之得其宜?!驹ⅰ坑幸匀罩鳛轶w,提綱為用。日主旺,則提綱之食神財官皆為我用:日主弱,則提綱有物,幫身以制其神者,亦皆為我用。提綱為體,喜神為用者,日主不能用乎提

    體用

    道有體用,不可以一端論也,要在扶之抑之得其宜。

    【原注】有以日主為體,提綱為用。日主旺,則提綱之食神財官皆為我用:日主弱,則提綱有物,幫身以制其神者,亦皆為我用。提綱為體,喜神為用者,日主不能用乎提綱矣。提綱食傷財官太旺,則取年月時上印比為喜神;提綱印比太旺,則取年月時上食傷財官為喜神而用之。此二者,乃體用之正法也。有以四柱為體,有以化神為體,四柱為用,化之真者,即以化神為體,以四柱中與化神相生相克者,取以為用。有以四柱為體,歲運為用,有以喜神為體,輔喜神之神為用,所喜之神,不能自用以為體用輔喜之神。有以格象為體,日主為用者,須八格氣象,及暗神,化神,忌神,客神,皆成一體段。

    若是一面格象,與日主無干者,或傷克日主太過,或幫扶日主太過,中間要尋體用分辨處,又無形跡,只得用日主自去引生喜神,別求一個活路為用矣。有以日主為用,有用過于體者。如用食財,而財官食神盡行隱伏,及太發露浮泛者,雖美亦過度矣。有用立而體行者,有體立而用行者,正體用之理也。如用神不行于流行之地,且又行助體之運財不妙。有體用各立者,體用皆旺,不分勝負,行運又無輕重上下,則各立。有體用俱滯者,如木火俱旺,不遇金土則俱滯,不可一端定也。然體用之用,與用神之用有分別,若以體用之用為用神固不可,舍此以別求用神又不可,只要斟酌體用真了。于此取緊要為用神,而二三四五處用神者,的非妙造,須抑揚其重輕,毋使有余不足。

    【任氏曰】:

    體者形象氣局之謂也,如無形象氣局,即以日主為體;用者用神也,非體用之外別有用神也。原注體用與用神有分別,又不詳細載明,仍屬模糊了局,可知除體用之外,不能別求用神。玩本文末句云,“要在扶之抑之得其宜”,顯見體用之用,即用神無疑矣。旺則抑之,弱則扶之,雖不易之法,然有不易中之變易者,惟在審察“得其宜”三字而己矣。旺則抑之,如不可抑,反宜扶之;弱則扶之,如不可扶,反宜抑之。此命理之真機,五行顛倒之妙用也。蓋旺極者抑之,抑之反激而有害,則宜從其強而扶之;弱極者扶之,扶之徒勞而無功,則宜從其弱而抑之。是不可以一端論也。

    如日主旺,提綱或官或財或食傷,皆可為用;日主衰,別尋四柱干支有幫身者為用。提綱是祿刃,即以提綱為體,看其大勢,以四柱干支食神財官,尋其得所者而用之。

    如四柱干支財殺過旺,日主旺中變弱,須尋其幫身制化財殺者而用之。日主為體者,日主旺,印綬多,必要財星為用;日主旺,官殺輕,亦以財星為用。日主旺,比劫多 ,劫我財星,以食傷為用;日主旺,比劫多,而財星輕,亦以食傷為用。日主旺,官星輕,印綬重,以財星為用;日主弱,官殺旺,則以印綬為用,日主弱,食傷多,亦以印綬為用;日主弱,財星旺,則以比劫為用。日主與官殺兩停者,則以食傷為用;日主與財星均敵者,則以印比為用。此皆用神之的當者也。

    如日主不能為力,合別干而化,化之真者,即以化神為體?;裼杏?,則以泄化神之神為用;化神不足,則以生助化神之神為用。

    局方曲直五格,日主是元神,即以格象為體,以生助氣象者為用,或以食傷為用,或以財星為用,只不宜用官殺。宜總視其格局之氣勢意向而用之,毋執一也。

    如無格無局,四柱又無用神可取,即或取之,或閑神合住,或被沖神損傷,或被忌神劫占,或被客神阻隔,不但用神不能顧日主,而日主亦不能顧用神。若得歲運破其合神,合其沖神,制其劫占,通其阻隔,此謂歲運安頓,隨歲運取用,亦不失為吉也。

    原注云:“二三四五用神,的非妙造”,此說大謬。只有八字,總去四五至為用神,財是除日干之外,只有兩字不用,斷無此理??傊杏脽o用,定有一個著落,確乎不易也。命中只有喜用兩字,用神者,日主所喜,始終依賴之神也,除用神、喜神、忌神之外,皆閑神客神也,學者宜審察之。大凡天干作用,生則生,克則克,合則合,沖則沖,易于取材,而地支作用 ,則有種種不同者,故天干易看,地支難推。

    丙寅 甲午 丙午 癸巳

   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

    此火長夏令,月支坐刃,年支逢生,時支得祿,年月兩支,又透甲丙,烈火焚木,旺之極矣,一點癸水熬干,只得從其強勢。運逢木火土,財喜頻增;申酉運中,刑耗多端;至亥運,激火之烈,家業破盡而亡。所謂旺極者,抑之反激而有害也。

    戊寅 庚申 丙申 丙申

   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

    丙火生于初秋,秋金乘令,二申沖去一寅,丙火之根已拔,比肩亦不能為力。年月兩干,又透土金,只得從其弱勢,順財之性,以比肩為病。故運至水旺之地,制去比肩,事業巍峨:丙寅幫身,刑喪破髦。所謂弱極者扶之,徒勞無功,反有害也。此等格局頗多,以俗論之前造必以金水為用,此造必以木為用,以致吉兇顛倒,反歸咎于命理之無憑故特書兩造為后證云。

    精神 

    人有精神,不可以一偏求也,要在損之益之得其中。

    【原注】精氣神氣皆無氣也,五行大率以金水為精氣,木火為神氣,而土所以實之者也。有神人不見其精,而精自足者,有精足不見其神,而神自足者;有精缺神索,而日主虛旺者;有精缺神索,而日主孤弱者,有神不足而精有余者,有精不足而神有余者,有精神俱缺而氣旺;有精神俱旺而氣衰,有精缺得神以助之者,有神缺得精以生之者,有精助精而精反泄無氣者,有神助神而神反斃無氣者,二者皆由氣以主之也。凡此皆不可以一偏求也,俱要損益其進退,不可使有過不及也。

    【任氏曰】:

    精者,生我之神也;神者,克我之物也;氣者,本氣貫足也。二者以精為主,精足則氣旺,氣旺則神旺,非專以金水為精氣,木火為神氣也。本文末句云:“要在損之益之得其中”,顯非金水為精,木火為神,必得流通生化,損益適中,則精氣神三者備矣。細究之,不特日主用神體象有精神,即五行皆有也。有余者則損之,不足則益之,雖一定理,然亦有一定中之不定也,惟在審察“得其中”三字而已。損者,克制也;益者,生扶也。有余損之,也有余者宜泄之;不足益之,過不足者宜去之。此損益之妙用也。

    蓋過于有余,損之反觸其怒,則宜順其有余而泄之;過于不足,益不受補,則宜從其不足而去之,是不可以一偏求也??傊阋艘嫫錃?,氣太旺宜助其神,神太泄宜滋其精,則生化流通,神清氣壯矣。如精太足,反損其氣,氣太旺,反傷其神,神太泄,反抑其精,則偏枯雜亂,精索神枯矣。所以水泛木浮,木無精神;木多火熾,火無精神;火炎金無精神;金多水弱,水無精神。原注以金水為精氣,木火為神氣者,此由臟而論也。以肺屬金,以腎屬水,金水相生,藏于里,故為精氣,以肝屬木,以心屬火,木火相生,發于表,故為神氣,以脾屬土,貫于周身,上所以實之也。若論命中之表里精神,則不以金木水火為精神也,譬如旺者宜泄,泄神得為精足,此從里發于表,而神自足矣;旺者宜克,克神有力為神足,此由表達于里,而精自足矣,如土生于四季月,四柱土多無木,或干透庚辛,或支藏申酉,此謂里發于表,精足神定;如土多無金,或干透甲乙,或支藏寅卯,此謂表達于里,神足精安;土論如此,五行皆同,宜細究之。

    癸酉 甲子 丙寅 戊戌

   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

    此造以甲木為精,衰木得水滋,而逢寅祿為精足,以戊土為神,坐戌通根,寅戌拱之為神旺。官生印,印生身,坐下長生為氣貫流通,生化五行俱足。左右上下情協不悖,官來能擋,劫來有官,食來有印,東西南北之運,皆可行也,所以一生富貴福壽 ,可謂美矣。

    癸未 乙卯 丙辰 庚寅

   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

    此造以大勢觀之,官印相生,偏財時遇,五行不缺,四柱純粹,儼然貴格,不如財官兩字休囚,又遙隔不能相顧,支全寅、卯、辰。春土克盡,不能生金,金臨絕地,不能生水,水之氣盡泄于木,木之勢愈旺而火熾,火熾則氣斃,氣斃則神枯。行運北方,又傷丙火之氣,反助取木之精;即逢金運,所謂過于有余,損之反角其觸,以致終身碌碌 ,名利無成出。

    戊戌 乙丑 丙辰 己丑

   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

    此四柱皆土,命主元神,泄盡月干,乙木凋枯,所謂精氣枯索。運逢壬戌,本主受傷;年逢辛未,緊克乙木,卒于九月患弱癥而亡。

    此造運用逆行,大抵是枯命。

    發表評論

    評論列表

    •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,趕緊來搶沙發吧~
    407事件不建议观看
    <form id="dpfjf"><pre id="dpfjf"></pre></form>